【街巷记忆征文】曹阳:记忆中的柳树大街

2019-08-23

  柳树大街位于今天的新抚区政府东侧,属于永安台街道的南台街。那里孕育了我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……,我心中镌刻着许多难忘的记忆,这条时光流转的大街也见证了无数美好的、痛苦的、悲伤的历史。

  南台柳树大街,其实就是一条普通的柏油马路。它东西长大约1500米,当时的街宽7、8米,街两旁是人行步道,人行步道和柏油马路之间是一排排有着几十年的历史的柳树,每一棵树的直径都有1米左右。30多年前,按照当时的居民委和居民组的划分,这条马路是居民委和居民组的分界线。

  马路南是四委三十一组,路北是四委三十组。尽管当时它有了自己的街名——南台街,但人们不习惯叫它的街名,而是常常以街两旁的大柳树作为标志,习惯称它为柳树大街。这里的居民往来书信,如果写:抚顺市南台柳树大街××委××组××收,邮递员也会准确地把信送到收信人手中。再往柳树大街的两旁看,一幢幢既相似又有区别的日式二层小楼坐落在灌木丛后面,四委三十组共有八幢楼。

  柳树大街,据说是日本侵略东北掠夺抚顺的煤炭资源,为一些有一定级别的侵略者和工程技术人员建造的。而设计者是日本著名建筑院校即将毕业的大学生。所以,这八个楼既相似又有区别。解放以后,这些房子的主人发生了变化,居住的主要是领导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。我们家居住一个楼的四分之一房子,家里有爷爷、奶奶、父母、小叔和我们姐弟三人,这套房子是市政府分给爷爷的。

  爷爷一辈子从事教育工作,是当时教育界为数不多的拿高薪的知识分子,父亲是教育系统的一位领导干部,母亲是教师,奶奶从事家务,叔叔和我们在上学。由于街两边的楼房不是很高,马路又是东西走向,所以满街阳光灿烂。春天柳絮纷飞,夏天绿树成荫,秋天落叶飒飒,冬季纷纷雪飘。一年四季,景色虽有不同,但同样美得如梦如幻。

  童年的我们无忧无虑,一年四季我们常常在这条马路边玩耍。有时用粉笔在路上画上方格子,用来“跳房”;有时跳皮筋、扔口袋、踢键子;有时还在树下捉迷藏。夏天的傍晚来临,辛勤工作了一天的大人们吃过晚饭,会在树下乘凉、聊天,我们会聚集在路灯下,抓一种叫“地喇咕”的虫子,抓到了的兴奋,没抓到的也不泄气。随着家长的呼唤声,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,各回各家,柳树大街才归于寂静。

  冬天下雪了,我们会出来扫雪,把雪堆到一起,做成各种式样的雪人。小朋友之间扔雪球、打“雪仗”,玩得特别开心。那时的汽车并不多,如果有一辆汽车从这条街上驶过,我们也会边喊边叫跟着跑一阵,直到筋疲力尽为止。由于这条街上很少有汽车经过,我和我的同伴都是在这条街上学会了骑自行车。从“套裆”到“跨大梁”,28大自行车犹如脚下玩具,随意驰飞。

  20世纪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中期,一到秋天,这条街就被赋予了新的功能——粮库在这条街上晾晒玉米。白天,金黄的玉米在太阳的映照下闪闪发光,柳树大街变成了一条金光大道;傍晚,粮库工人把玉米装在麻袋里,并把装满的麻袋摞起来,这又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游乐场地。麻袋垛之间,有互相追逐,有捉迷藏,十分开心。那时的我们,虽然年纪小,但是思想觉悟并不低。在游戏的同时,我们也自觉肩负起看护粮食的重任,防止偷盗。那些年,玉米是我们主食,我们是吃着玉米面饼、喝着玉米粥长大的。那时候我们不敢想,多年之后玉米饼、玉米粥会淡出餐桌。

  岁月如梭,40多年过去了,这条街也发生了许多变化。路比以前加宽了许多,路两旁的人行步道换上了新的步道砖,人行步道和柏油马路之间的那些柳树,被整齐的杨树所替代;街路两侧的高大建筑鳞次栉比,建筑灯、路灯、装饰灯更是让人赏心悦目……。

  柳树大街变了,变得更加美丽,更加现代。




巴黎人娱乐官网(https://www.hnshilande.com/balirenyulezhuce/2019/0823/112.html):【街巷记忆征文】曹阳:记忆中的柳树大街


浏览: